当美国疫情爆发时,每一个美式问题都在勇闯天涯

浏览:6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4-10 分类:
疫情发展到现在,有的国家已经度过最危险的阶段,比如中国和韩国,有的国家正在危机的顶点,比如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但是对于美国来说,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处在危机关头,还是一切刚刚开始。

大家好,我是王骁。很遗憾,从上周决定写这个话题时,美国确诊病例是10万加,拍摄前最后一次确认数字,美国新冠肺炎已经累计确诊病例超过40万,死亡超过1.3万人,纽约州确诊13.8万人,死亡5489人,单单一个纽约州已经超过了中国。

疫情发展到现在,有的国家已经度过最危险的阶段,比如中国和韩国,有的国家正在危机的顶点,比如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但是对于美国来说,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处在危机关头,还是一切刚刚开始。

由于近些年来中美关系恶化,两国媒体在报道对方时,倾向于立场先行。美国指责中国瞒报,中国反击美国浪费了宝贵时间,无端抹黑,等等等等。但是作为一个致力于为大家提供不同角度,不同观点和丰富信息的节目,我们希望再稍微深入挖掘一下,看看美国和中国抗疫所面临的不同挑战,本期骁话一下我们就聊聊被疫情炸出来的美国问题。

美国疫情扩散图(郡级单位)

先来回顾一下美国疫情的大致情况,2020年1月20日,在美国华盛顿州斯诺霍米什郡报告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案例,2月29日,第一例因病死亡出现在华盛顿州柯克兰郡。3月13日,特朗普宣布进入“全国紧急状态”,并且其本人接受检测,结果呈阴性。3月26日,美国确诊人数超过中国。3月31日,美国死亡人数超过中国。4月3日,纽约市感染人数超过武汉成为最大疫区城市。

国内很多人在批评美国时总会提起,美国作业没抄好,没学习中国的经验。这句话得从两个方面看:一方面在政府反应速度上,美国的确存在问题,《纽约时报》都说了,浪费了中国争取的时间;但是另外一方面,美国的疫情和中国不尽相同,这作业也没那么好抄。

什么意思呢?截至到目前,中国除去武汉之外,最严重的地方是浙江、广东、河南和湖南,他们的共同点是去打工的湖北人和去湖北打工的人的目的地。但是这四个地方全都没有超过2000例。我们再看美国,纽约州是重灾区,目前已经12万多例,新泽西接近4万例,他们的关系就跟河南与武汉一样,很多人都是在纽约工作,在新泽西生活,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买不起纽约的房子。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州都已经破了1万例,比如密歇根、加州、麻省、路易斯安娜、佛罗里达、伊利诺伊和宾夕法尼亚。超过2000例的州已经达到23个。

那又有热爱美国的朋友就会找补了,说美国检测技术强大,测的人多,反而是中国数据造假。如果中国可能造假,那美国也有可能造假,这个东西我们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计较起来毫无意义,所以这次我们就抱着善意,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和大家按照目前政府公布的数据来讨论。中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源头,就是武汉,先封城,各地交通管制,然后举全国之力投放到武汉,火神山雷神山方舱医院全部建起来,打一场武汉会战,在武汉大体解除危机之后,全国再逐步复工复学。

但是美国不一样,虽然可以把纽约市疫情对标武汉,但有两点问题。

首先是经济,实事求是,武汉对于中国经济的地位和纽约对于美国经济的地位可不是一码事儿。纽约占美国GDP百分之12,一旦封城,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病情分布呈现一种天女散花的感觉。很多中部的小地方,人没有多少,但却也有不少的病例。我前两天和在美国爱荷华州的朋友聊天,他们人口才300万,却已经有786例,死了14个人。爱荷华大学所在的约翰逊郡一共才15万人,已经快100例了。这还只是测出来的,还有没测到的。

凭借美国强大的医疗技术和医疗资源,目前每天能测10万人,美国有3.2亿人,如果没有技术和产能突破,那么按照这个速度得8年才能测完,总不能等全部人都测完才制定计划,肯定要未雨绸缪。纽约可以用武汉方案。但是这些小地方怎么办,太多了,国家根本管不过来,资源给谁,向谁调度?

这里就要说说美式生活方式了。美国地大物博,喜欢住独栋,不要用中国住别墅的心态看美国独栋,多数独栋也就七八十平这么大,甚至四五十平,结果就是摊大饼。城市面积超大,做个比较,广州人口1500万,面积2000平方公里,洛杉矶都会圈人口1300万,面积3100平方公里。所以美国人强调的是社区概念,而不是像我们中国人这样强调小区。我们的小区隔离方案,美国做不到,因为就没小区。救火和治安都忙不过来,哪里还有那么多基层公务员搞检测,搞隔离。

讲到基层治理,我们就再说说目前疫情期间的美国基层治理情况。刚才我进行城市对比的时候,说洛杉矶都会圈,什么是都会圈?中国大城市发展会把周围的地方吃掉,变成区,比如哈尔滨双城区,海口市琼山区,上海市嘉定区等等,统筹规划更方便。美国呢?分权意识浓厚,城市再牛也很少吃掉周围,而是和周围的城市组成所谓的都会圈,可这只是个地理概念,并没有一个所谓的都会圈政府。比如洛杉矶都会圈下头,光是主要城市就有20多个,不主要的城市就更多了,有一些只有四五万人,也要搞一个城市。明明都是围绕着洛杉矶市做配套,结果各行其是。如果只封洛杉矶市,周边配套服务全部阻断,也会崩溃,要封一起封,但是就算要封城,谁说了算呢?

城市规划的问题导致了基层管理困难,纽约市有800万人,但是纽约都会圈有2000万人。纽约市公务员只能管理800万人,对于另外1000多万人,无能为力。武汉市可以对全武汉的交通进行统筹,但是纽约警察无法对大纽约都会区统筹,导致疲于奔命,危险扩大,纽约市六分之一的警察感染,四分之一的消防员感染。不单单是纽约,底特律五分之一警察被隔离。因此,美国多地警局宣布放弃轻罪案件,比如为了避免接触,有些地方连交通违章都不抓了,可见市政资源短缺程度,旧金山在封城第二周出现土狼。新奥尔良封城后老鼠成群过街。

旧金山土狼

除了市政,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也非常困难。最大的难题就是缺少物资。从新闻中我们看到纽约的一些医务人员用垃圾袋制作简易的防护服,已经感染的护士还依旧被要求在一线战斗。此前节目中我说过,此次疫情可以看做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当年美国在二战时期生产力强大,但后来我发现不少营销号开始吹这一点,肉麻地说道,可以造30万架飞机的美国不会害怕病毒,美国开动马力之后会爆发恐怖的产能。至少到目前来看,这份儿恐怖的生产力依旧只存在于中国互联网,纽约州长已经无奈了。

4月2日,白宫发言人表示不鼓励人们戴口罩,目的其实就是要节约资源供给医务人员。中国没有这种问题,因为医护人员戴N95,老百姓戴普通口罩,是分开的。美国N95的产能很强,一个月5千万个,但是普通口罩缺少产能,所以如果号召大家戴口罩,那就是3亿人抢N95,会挤兑。事实就是美国经过长期的制造业外流,目前轻工制造业能力较差。有意思的是中国制造的东西一般只会说“made in China”,而美国制造的轻工产品一般会贴上“proudly made in America”光荣的美国制造,连造个生活用品都要激发爱国主义。

N95我们要承认美国牛,技术先进。但是普通口罩方面,制作一个口罩需要纺粘无纺布层、熔喷无纺布层、耳带线、鼻梁金属条。也就是说,爆发产能不是买一堆口罩机就可以开工,而是美国需要复活基础制造业领域中的化工、纺织、机械、冶金、电子等基础工业门类。倘若说曾经的美国至少还能鼓励企业的爱国情怀把产业链“心甘情愿”地拉回国内,现如今,疫情当头,产能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搞定。

产能一时半会搞不定,那就搞理论,一些人开始宣扬戴口罩无用论,理由是美国医疗技术比中国先进,病了也能治好,民众听政府说不需要戴口罩,那就肯定不需要戴口罩。我觉得挺可笑。大家可以回顾一下2003年非典时期,当时其实我国没有强制戴口罩,为什么?当时落后,没那产能,资源有限,只能紧着医护人员来,所以不强制戴口罩。

今天所谓的群体免疫也好,口罩无用也好,慢慢都不攻自破了。目前的信息就是洛杉矶市长已经呼吁大家戴口罩,纽约已经开始犹豫要不要呼吁大家戴口罩。美国第一夫人3日发推呼吁戴口罩,但就在当天的白宫疫情发布会上,特朗普表示戴口罩只是“建议措施”,所以他本人不会戴口罩。总之,为什么一直是呼吁或犹豫,而不是强制,原因就是出在对供应能力的不自信上。精英都是惜命的,反正拜登说了要戴口罩了,大家看着办。

医疗资源方面,之前网上吹过一波美国的医疗船,造谣说美国有35艘,每艘有1000张床位,事实上这其中33艘,都停靠在中国互联网上。这事儿我隔壁的《施佬胡诌》和《亚洲特快》都专题讲过,这些船是军事医疗船,针对的是外伤不是传染病,用处不大。现在这两艘船出动了,一艘去了洛杉矶,一艘去了纽约,按照军方规定,安慰号除了新冠患者,另外49种疾病患者也禁止上船。如此扭扭捏捏,结果一开始一艘船收治了20个人,另一艘收治了15个人。纵使如此,但是还是发现了感染者,无奈之下,顺水推舟,纽约的那艘船才终于同意开放床位给感染者。

除了医疗资源供应,目前美国预计4月将是确诊和死亡高峰期,最悲观估计,4月下旬加州每天将死亡370人。很多人只知道加州是科技中心,不知道加州还是农业中心,加州生产了美国三分之一的蔬菜和三分之二的水果,产值高达500亿。如果疫情在加州农场主中蔓延,那么2020年美国粮食供应可能出问题。

媒体报道了卫生纸恐慌,但是媒体没报道美国还出现了食物恐慌。美国社会艰难时期,比如股市低迷,失业率暴增,大选时期,人们就喜欢买鸡,拿来生蛋保证自家鸡蛋供应,比如荷兰弟去逛超市发现鸡蛋被抢光了,于是就买了鸡回家。宠物鸡长大一般需要三五个月,所以这是一种很超前的恐慌性投资。目前美国宠物鸡又脱销了,我就看到一个报道,有人买了四只母鸡一只公鸡,保证自己的鸡蛋自由。

讲完基层,我们讲讲社会。3月27日美国出台了史上最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投放2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百分之10,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给人直接发钱,每个成年公民1200美元,17岁以下每人500,总共要发3010亿美元,国税局直接把钱打进纳税人账户,税没交够的要先交一份声明才能拿钱。3000亿美元既可以刺激经济,又可以普查一次美国公民信息,一箭双雕,不是亏本买卖。

当时这个政策出来的时候,很多人赞美美国政府,各位朋友,全世界可以肆无忌惮印钞票的国家其实只有美国,就好像全世界只有美国不需要外汇储备,这个不是人性,这是霸权,美国印钱,各国货币贬值,其实是在向全世界收铸币税,补贴资本家和美国老百姓,咱中国人为啥跟着叫好?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要直接发钱?美国上层百分之10的家庭占全国资产的百分之75,百分之70的美国人存款不到1000美元,百分之45的人没有存款。也就是说多数人都是月光,区别只在于你是工薪月光族还是福利月光族。很多人看营销号觉得美国房子不贵,车子不贵,所以以为美国生活很爽。这些人犯了皇帝用金锄头的局限。美国的固定开支是很高的。

根据美国劳工部报告,美国平均家庭平均税前收入为73573美元、税后收入为63606美元,支出为60060美元,除去支出,平均每家每年有3546美元的剩余就很不错了。也就是说,生一场病就能摧毁一个中产家庭,去一次医院,大house和肌肉车统统say goodbye。为了应对潜在的社会崩溃,4月3日,纽约宣布开始向全体市民发放免费的三餐。

这大家就看出来了,所谓美国梦就是使劲赚钱使劲花,美国是内需大国,GDP百分之70是依靠国内消费,这也就是为什么全世界的企业都希望进入美国市场,利用国内市场来影响国际政治,中国只能算还在学习中,美国才是老大哥。同理,美国是信用卡社会,使劲消费,工资到手去还钱。当然我们也不用笑太早,现在很多年轻人也一样是宝呗青年,只不过我们属于刚刚半只脚踏入提前消费型社会,还有得救。超强购买力导致美国人不存款,太平年景没什么,一出事儿就不行了。

中国抗疫手段是封城和隔离,全都意味着社会暂时停摆,但是中国快递和外卖还在辛勤工作,将食物送到小区门口,中国一个小区能养好几个外卖员和快递员,可美国就尴尬了,城市摊这么大,没有小区,两个送餐地址之间可能就是一小时的车程,想靠送快递和外卖存活,很难,真的很难。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一开始一口咬定不能停工停产,因为对于美国人来说,停工停产比中国付出的代价更大。

截至4月3日,美国失业人口达到660万,创造历史新高,美联储预测会有4700万人因为疫情失业,失业率将高达百分之32.1,大萧条时期失业率也就百分之24.9。一旦被解雇,信用卡社会立刻停摆,这也是为什么政府要发钱,美国家庭如果没钱采购生活物资,房租账单再压过来,很可能隔离末期就要酿出人道主义灾难。

最后是生活方式。中国人讲究家庭,这一点意大利人和我们很像,所以我们倾向于赡养老人。而美国人比较独立,老人喜欢去养老院,目前有差不多250万老人生活在养老院。但是此次疫情问题就出现了,美国医疗保健协会数据,80岁以上的人得新冠肺炎死亡率达到百分之15。老人群居导致,美国最早期的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几乎都和养老院有关,要么是老人,要么是工作人员,要么是家属。比如华盛顿州柯克兰一所养老院就导致了129名相关人员感染,81个老人,24个护工,14个访客,死了35人。

柯克兰生活护理中心张贴的告示:我们这里爆发了呼吸道疾病,谢绝访问 图自社交媒体

然后呢,教会在社会中起的作用非常大,经济越落后,教育程度越低的地方,教会的影响力越大,而这些地方恰恰同时还是基层治理和医疗资源最匮乏的地方

说了那么多,我们就要回到上层建筑了。西方从身体到心灵都不愿意相信中国,那么我们就用美国的小老弟,韩国的行动来对比一下政府效率。疫情在美国爆发之初特朗普就在淡化其严重性,两国都是在1月20日报告了第一期病例,2月底的时候特朗普说法是“准备极其充分,没有任何理由恐慌”,延续了自己作为“懂王”的一贯风范。到了3月17日,韩国已经检测了27.4万人,同一时间内,美国只检测了2.5万人,不管是从绝对值还是从比例看,都远远落后于韩国。

是美国没有能力检测吗?当然不是,美国是医疗技术最发达的国家之一,而且其实早在一月中旬世卫组织就采用了德国研发的检测试剂,并且向世界公布了配方。而美国疾控中心在第一个病例发生后3天就研发出了检测试剂,而且12天就更新了6代,检测时间只要5分钟,准确率超过百分之95。问题出在了领导人层面。韩国总统文在寅亲自前往疫情中心大邱督战,调动东亚官僚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文化传统,开足马力抗击疫情。而特朗普呢,前期一直强调不是大病,甚至还寄希望于天气转暖疫情像流感一样奇迹消失,所以早期美国疾控中心没有授权医院进行检测,检测速度一直很慢。

什么时候开始重视的?股票崩盘嘛,从3月9日到18日熔断4次,特朗普终于绷不住了。为什么?看历史,美国大选年的经济对于总统连任很重要。吉米卡特前三年经济都不错,人均收入上涨百分之6.9,第四年不好,连任失败。克林顿前三年经济毛毛雨,一般般,但是第四年很强,连任了。对比两个总统,卡特任内美国人均收入上涨百分之6.9,克林顿第一届任内人均收入上涨才百分之6.2,特朗普给出的两个招数就是发钱,和甩锅。发钱我们前头说过了,甩锅就是第三次熔断,特朗普开始管新冠病毒叫中国病毒,结果就要拖着中国外交官给他买单。

您说说特朗普这个总统都已经当到第四年了,这点规律还能没摸清楚么?他是MAGA总统,什么时候MAGA值不足,他就又要开始甩锅了。普利策得主Ian Johnson在《纽约时报》说了句公道话:“在你记者说中国一月没做好之前,要记住那时候他们并不了解这个病毒。比较一下,美国今天有充分的信息来源,也目睹了上千个死亡病例了,白宫和美国政界还是在那里粉饰太平。西方国家的人民,对中国政治体制充满成见,让他们低估了中国的做法,给他们国家带来的可能价值和意义。”

为什么特朗普这么固执又这么敏感,他觉得不安全,这四年他都觉得不安全。今日的美国政坛没有妥协,没有合作,没有规划,只有红和蓝。这是由于美国日益加剧的政治分裂导致的。您别看今天美国满口民主,其实以前这个是苏联的商标。美国建国之初,国父们强调共和,共和的意思就是代议制,也就是精英治国,后来面对法西斯,美国开始强调自由,民主这个词儿是苏联垮台以后才被美国收编的。所以美国的政治洋葱一层一层剥到底,就是精英治国。两百多年政坛虽然有两党,有内战,但其实他们基本上出身一种阶级,一种学校,和一种文化背景,说白了精英池子里一滴水也没漏出来。

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后,事情变了,冷战红利吃完,贫富差距扩大,互联网推动底层发声,全国大串联,开始不断反扑,不断冲击,保守派越来越保守,极端派越来越极端,奥巴马、特朗普、桑德斯,他们全都不是传统美式政客,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派都不再寻求妥协,而是开始硬刚,两党已经不再是一波人了。老路走不通了。

在政治分裂的情况下,联邦制不再是美国的粘合剂。美国建国的时候,本来是各州各管各的,成立联邦政府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保证各州自由的情况下,可以建立应对全国危机的机制,大家都知道斗归斗,遇上大事儿得一起面对。也就是说美国的总统、州长和市长们并没有隶属关系,一起干活全凭默契。而美国联邦政府的几次扩权也都是因为国家危机,比如内战,二战,冷战。但是现在不行了,在高度分裂之下,这套制度卡壳了,很明显现在抗疫的明星政客不是总统,而是以纽约州长为首的各路地方行政长官。也引起了美国社会对于联邦制的大讨论。特朗普将新冠疫情比喻成一场战争,自称战时总统,然而他完全没有利用联邦政府的权力,履行中央政府全国协调,统筹物资的责任,比如他在记者会上明确强调。而他的女婿库什纳主管后勤物资,直接把联邦政府和各州对立起来。联邦和各州仿佛是两个国家,而州和州之间也以邻为壑,纽约州长吐槽各州竞价买中国呼吸机一事简直就是这种分裂集大成的表演。

用一位美国当地UP主的话说,中国各省像兄弟,美国各州像邻居,联邦政府像物业。那只能说这次黑物业了。这就是目前美国疫情炸出来的现代美国问题。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只有二百多年历史,美国又是一个古老的国家,美国宪法制定至今已经233年,大清大关这一朝也就268年。一艘大船修修补补开上二百多年,总归是有好多问题的。虽然美国与中国之间有着这样那样的恩怨情仇,但生命总归是平等的的,本着命运共同体的态度,我们也对美国人民寄予美好的祝愿,希望他们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战胜病毒,继续向前。毕竟如果美国出点什么事儿,那对这个世界的危害就太大了。

制作视频没有新闻跑得快,就在视频发布前,加州州长纽森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面对目前各州还有联邦政府竞价行为,加州决定自掏腰包,每月买2亿个口罩,供给加州和其他需要的西部州。而纽森的原话非常有意思,let's use the power of the purchasing power of the state of California as a nation-state。一个州想当nation-state,有点齐桓公內味儿了。1861年南部各州弄了个联盟国,2020年,加州开始剑指西部各州共主的位置去了。2020年,真是每一天都有机会见证历史。很开心今天又和大家一起畅谈国际局势,骁话一下,我们周六一定见!加更周几写完周几见!